查看: 28|回复: 0

吉儿泰勒;:你脑内的两个世界!

[复制链接]

吉儿泰勒;:你脑内的两个世界!

梵修 发表于 2018-11-13 22:28:54 浏览:  28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00:12
我决定研究脑部是因为我的哥哥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症。我身为他的妹妹以及一个科学家,我想了解为什么?
我可以将我的梦想和现实生活做连结,并让我的梦想成真。而我的哥哥却没办法将他的梦想连结到大家共享的现实世界中,导致了这些梦想变成幻觉。

00:45
所以我全心投入重度心理疾病的研究,并从我的家乡印第安那州搬迁到了波士顿,到哈佛大学精神医学部Francine Benes博士的研究室工作。我们研究的问题是所谓「正常人」的大脑和那些精神分裂患者、精神混乱患者和躁郁患者的大脑,在生理上到底有什么不同?

01:17
我们其实在绘出脑内的电路哪些细胞会跟哪些细胞沟通?用什么化学物质来沟通?用多少化学物质来沟通?
我白天都在做这种研究,所以日子过的很充实。到了晚上和周末,我四处奔走替NAMI (国家心理疾病联盟) 作宣导。但是在1996年10月10号,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脑部出现了问题。一根血管在我的左脑破裂。在接下来的四个钟头,我看着自己的脑功能彻底退化。脑溢血的那个早上,我无法行走、说话、阅读、写字,或是记得我的人生,我几乎变成了个婴儿,躲在女人的躯壳里。

02:17
如果你看过人脑就会很清楚知道,脑的左右两半球是完全分开的。我带来了一个真的人脑,这是真的人脑。

02:40
这是脑的前端,这是脑的后端,连接着脊髓。而在我的头颅里面,它是这样摆着的。
我们的大脑的两个半球是完全分离的,用电脑术语来讲,右脑的功能像一个并联处理器,而左脑像一个串联处理器;左脑和右脑靠着胼胝体来沟通。它是由三亿个神经元轴突纤维组成的构造。除此之外,左右脑是完全分离的,因为左脑和右脑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资讯,想着不同的事情,关心不同的事情,所以我说他们有迥异的性格。

03:37
麻烦一下,谢谢,这真是欢乐。(助理:是呀!)

03:45
我们的右脑只关心此时此刻、当下。它用图像来思考,用肢体运动来学习外界的资讯,以能量的型态不断地流进我们的感觉神经系统,然后在体内如爆炸般地拼凑出「当下」的模样,「当下」的气味、触感和声音。
「我」是一种能量体,藉由右脑的意识与外界的能量连结。我们都是能量体,藉由右脑的作用彼此连结成一个大家族。而此时此地,我们都是这星球上的兄弟姊妹,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而存在。在这当下,我们是完美无暇的,是完整的,是美丽的。

04:56
左脑则是个很不一样的情况,它用线性和规律去思考。我们的左脑关心着过去和未来,它的功能在于把我们拼凑出来的「当下」挑选其中的细节,以及细节中的细节,并把这些细节分类整理,再把它们连结到过去的经验和未来的憧憬。我们的左脑用语言来思考,它是把「我」的内心世界和外在环境持续连结起来的独白,它是提醒我「回家的路上记得要买香蕉,早上要吃的」的那个小声音。

05:53
它是告诉的声音,告诉我什么时候该送洗衣服。最重要的它是告诉我: 「我是我」的那个声音。当我的左脑告诉我:「我是我」的时候,我就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便从外界环境的能量分离出来,我变得独特,而它是我在脑中风的那个早上丧失功能的那部份。

06:24
中风的那个早上,我醒来时,觉得左眼后方传来阵阵疼痛,有点像是一口咬在冰淇淋上的那种痛。它抓住我,然后又放开,然后再次抓住再次放开,如此反覆。我不曾有过这样的痛苦经历,可我还是决定要开始一天的工作。

06:51
起床后照样踏上了我的滑步机开始运动。我的手抓住了跑步机的横杆,但我感觉那似乎只是一只普通的动物爪子。抓在把手上我那时想:「咦,好怪」我往下了看我的身体之后发现:「哇!我看起来好诡异。」在那一刻,我的意识仿佛和现实经验分离了,仿佛我正在另外一个空间观察着我自己经历着这一切。

07:29
正当我对一切感到困惑的时候,我的头痛加剧了。于是我从滑步机下来走到客厅,却发现我体内的一切都慢了下来。每一个步伐都非常僵硬而且刻意,失去了原本应有的流畅。我的感官变得只关注我体内的运作。当我准备冲澡的时候,我真的听到了我身体在小声对话:「你们这群肌肉,开始收缩!你们那群,放松。」

08:04
接着我失去了平衡靠在墙壁上。我看着我的手臂,发现我找不到身体的界线,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点开始的、哪里结束。因为组成我手臂的原子和分子和墙壁融合成一体了,我感觉到的只有能量。

08:30
我心想:「我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在那一刻,我左脑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仿佛有人拿了遥控器按下静音–彻底的安静。一开始我被大脑安静的程度吓到了,不过我的注意力很快又集中在周围那片能量海。因为我感受不到我身体的界线,我觉得我好巨大,好像在膨胀,觉得我和周遭所有的能量融合成一体,那个境界很美。

09:10
突然间,左脑又「上线」了并告诉我:「喂!出问题了!出问题了,快想办法求救!」但在我意识到情况不妙之后我遇到问题了。就像是,「好的好的,我出了问题」

09:22
可是马上我又回到了纯意识的世界--我称之为「啦啦国」的地方,那边很美。试想:能够完全脱离脑内的声音,切断与现实生活的连结,那会是什么样子。

09:40
我在那个空间里面,一切工作上的压力都消失了,我感觉自己变的好轻。你可以想像在那边,所有人际关系上的压力也都消失了。我感受到的是一片安详。想想这37年以来,所有的情绪负担都消失不见会是怎样?我感受到了极乐--美丽的极乐

10:15
但我的左脑又上线说: 「喂!你专心一点!快点求救!」于是我思考着,「我要求救,要专心。」我从浴室出来,僵硬地穿好衣服,在家里走动并思考着:「我要去上班,我要上班。我还能开车吗?我还能吗?」

10:32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右臂彻底麻痹。我此时才惊觉「我的天呀!我中风了。我中风了。」

10:40
顿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 「这太帅了!这太帅了!有几个神经学家能够在自己的身上研究脑部啊?」 (笑声)

10:56
不过我又想到:「我这么忙,没有时间中风啊!

11:03
但我没有办法阻止他发生,那好吧,就暂时休息一两个礼拜再回复我正常的生活。所以我想打电话到公司求助。
我不记得公司的电话号码,但我记得在家里的办公室有一张名片,上面有公司的电话,所以我到办公室,拿出了一叠三吋厚的名片,看着那叠名片,虽然我很清楚知道,我要找的那张名片长什么样,却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别人的,因为我只看到一团像素,卡片上的文字、图案、背景,三者在我眼里成了模糊的一块像素团,我根本无法判断。我只能等到我的神经系统能把我带回现实,只有在那片刻的现实里,我才能重新构建起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并知道要找的不是这张,不是这张,不是那张...
我花了45分钟才找了1/3的名片,在这45分钟的时间,我左脑的出血越来越多,我开始无法理解数字,我什至无法理解电话这东西。但我别无他法。我抓着话筒,放在这里,拿著名片,我把它放在这里,开始比对公司名片上的扭曲线条和电话按键的扭曲线条拨号。但当我的意识又漂到「啦啦国」,我不记得是否已经按过这些数字,于是我抓起那瘫痪的右手,盖住那些已按下的数字,这样在那简短的片刻清醒到来指示,我才可能知道拨出了哪些数字,最终电话打通了。

12:42
最终电话数字都按了听着电话那头我的同事接了电话,但我只听到「呜呜呜呜」的扭曲声音。我那时心想: 「我的天,他听起来像是一只黄金猎犬!」
13:02
于是我说: 「我是Jill !我需要帮助!」不过从我口中出来的却是:「呜呜呜呜呜」我心想:「我的天,连我都变成黄金猎犬了」这时我才发现,我根本无法说话,也听不懂别人说的话。幸好我同事发现事情不对劲,叫了救护车。

13:21
后来我在救护车上被送往麻州的Mass General医院。我的身体蜷曲成胎儿的姿势,我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消了气,觉得能量从我体内流出,觉得我的灵魂已经投降了

13:45
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已无法主导我的生命除非医生把我救活,给我第二次人生,不然这会是我离开人间的时候。

14:07
我那天下午醒来,很惊讶地发现我还活着。当我感觉到我的灵魂投降的时候,我向自己说了再见。但现在我身处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外界传来的刺激经过我的感官系统成为了剧痛。光线如野火般烧着我的脑部,外界的声音是那么的嘈杂,无法听清楚任何声音,让我只想逃离。我不能明确自己身体的范围,我感到身体变大了、舒展开来了,就像一个从瓶子里跑出来的精灵;而我的灵魂则如一条鲸鱼,在极乐的大海中遨游,一切都很和谐涅磐,那是涅磐的感觉,我那时还想着:我永远也不可能像故事里的精灵那样把这个巨大的自己压缩回小小的身体里。

15:26
不过我发现:我还活着!我活着!而且我达到了涅盘。如果我活着而且达到了涅盘,那所有活着的人都可以达到涅盘。我想像着一个世界充满着美丽、安详、慈悲、关爱的人们,他们知道他们能够随时到这个空间来,靠着意识跳出左脑进到右脑来寻找这份安祥,然后我发现这个经验是多么的宝贵,因为这次中风让我了解该如何活出我的生命,这念头不断地激励着我复原。

16:22
事发的两个半星期之后医生把我的血块从脑部清除,它有高尔夫球那么大,压迫到我的语言中心。这是我跟我的母亲,她真的是我的守护天使,我花了八年的时间才完全康复。

16:41
所以我们究竟是谁?我们是宇宙中的生命能源,有着精巧的双手和两个用来认知的脑部。
每一秒,我们都有能力去选择我们要成为怎样的人、要在这世上过怎样的日子?
此时此地,我可以进到右脑的意识里,在这里成为宇宙中的生命能量,成为我身上50兆个精妙细胞的能源与一切合而为一;
我也可以进入左脑的意识,成为独立的个体,与所有的能量切割、跟你切割---我是Jill Bolte Taylor博士,我是知识分子、神经解剖学家。这些是我体内的“我们”。
你想怎么选?你会怎么选?什么时候选?我相信,如果我们花愈多时间启动安详平和的右脑,那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安详平和投射到这个世界上,地球就会有更多平和。

18:07
而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分享的念头。






上一篇:玛雅全息金字塔与扬升蓝图!
下一篇:蓝龙- 安萨洛斯:唤起与龙相处的记忆!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高级会员

122

主题

122

帖子

62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27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突出贡献

最新帖子

  • 梵修 梵修 2018-12-01

    Dear Ones, you can shift any situation with love. You might consider it your

    帖子: 【大天使加百利】(爱就是你的超能力)

  • 梵修 梵修 2018-12-01

    由 Victoria Cochrane 传递译者 U2 觉醒2018-11-30 23:43 很长时间,蝴蝶一直被

    帖子: 《因与果的关联- 蝴蝶效应》

  • 梵修 梵修 2018-12-01

    Greetings dear ones! I AM Lao Tzu, your brother and family, your mostly silent

    帖子: 【老子】《把自己当作最闪亮的太阳》